天眼查>企业头条>

新闻详情

地方国资“救市”路线图浮现:十余省市已出手,四地驰援本地上市公司

来源:微信公众号发表于:2018年10月16日
上市退市

点击标题下「蓝色微信名」可快速关注

全天20只股票强势涨停,占沪深全天涨停股的近一半。深圳国资数百亿资金“拆雷”股权质押的消息,让深圳本地股在10月15日集体**。

9月10日,怡亚通控股股东与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深投控”)签署协议,将持有的1.06亿股、占比5%的股份,转让给深投控,此前,深投控已受让怡亚通13.3%的股份,这两家公司注册地均在深圳。此外,英飞拓、英唐智控铁汉生态等公司注册地亦在深圳。

地国资“救市”图谱

2018年6月以来,随着资本市场波动、资金面紧张加剧,上市公司股权质押、债务违约频繁发生,地方国资接盘民营企业股权的步伐也不断加快。截至目前,包括深圳在内,已有上海、山东、福建、四川、河南等十余个省市的地方国资,下场接手民营上市公司股权,或提供流动性支持。

与深圳略有不同,四川、河南、北京等地的国资入股、控股民营上市公司,大多通过产业资本进行,是否存在统一安排尚未可知,但部分国资入股的上市公司注册地与相关国资均在同一行政区之内。换言之, 部国资“拆雷”、救援的对象,以本地上市公司为主。

新筑股份4月9日公告称,其股东将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将所持该公司1.04亿股、占16%的股份,转让给与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四川发展”)。资料显示,四川发展是四川省国资委独资控股企业,新筑股份注册地则在成都市。

除了深圳、四川等地国资接盘当地上市公司股权外,河南、北京等地的部分国资也采取了类似做法。

根据华英农业9月11日披露,该公司当天与与信阳华信投资集团(下称“华信投资”)签署意向协议,双方基于战略合作需要,拟进一步探索股权合作方案,改善华英农业股权结构。9月4日,豫金刚石控股股东也以4.67亿元的价格,将该公司1.01亿股、占比8.42%的股份,转让于河南农投金控股份公司(下称“农投金控”)。

公开披露信息显示,华英农业是信阳当地上市公司,注册地为河南省潢川县;豫金刚石注册地则在郑州市高新开发区,而接盘的华信投资、农投金控的最终实际控制人分别为信阳市政府、河南省财政厅。

频频出手揽入上市公司控制权、具有北京市海淀区国资背景的企业,所受让控股权的部分上市公司,注册地址也在海淀区。

7月23日,三聚环保公告称,经海淀区政府常务会审议,海淀科技股东北京金种子创业谷科技孵化器中心(下称“金种子”)所持海淀科技2%股权,无偿划转给海淀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下称“海淀国投”)。划转后,海淀国投持有海淀科技51%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同时,海淀区国资委成为三聚环保的实际控制人。

海淀科技原有三名股东,分别为海淀国投北京大行基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大行基业”)、北京二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二维投资”),持股比例分别为40%、38%、22%。三聚环保公告显示,大行基业、二维投资各自持有的海淀科技部分股份,转让给海淀国投、金种子。

转让完成后,海淀国投持有海淀科技49%的股权,金种子则持有2%。此后,金种子又将所持2%股权转让给海淀国投,从而实现了海淀国投对海淀科技的控股,并间接控制三聚环保

公开资料显示,三聚环保注册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北大街,与海淀国投同在海淀区。此外,由海淀区国资委实际控制的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早前还取得了注册地同在海淀区的翠微股份的控股权。

大东质押危机暂时缓解

沪指跌破“熔断底”,创业板指失守1300点,A股近期的再次大跌,再度拉响了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爆仓的警报。

10月13日,八菱科技公告称,因股票价格波动较大,其财务总监黄生田2018年6月15日起质押的股份,合约担保比例低于最低履约保障比例 130%。随后,黄生田陆续进行了数次补仓。由于近几日公司股价持续下跌,黄生田未能在约定期限内将履约保障比例提升至不低于预警线,黄生田东吴证券质押的300万股已构成违约,存在被质权人依约进行强制处置的风险。

根据第一财经此前统计,截至6月底,A股2223家上市公司未到解押日的股权质押达1.92万笔,共计4635亿股,当时市值达5.24万亿元,占同期A股总股本、总市值的7%、 9.6%。在股价不断的下跌中,像八菱科技这种股权质押风险也成为当下A股最大的风险之一。

股权质押的风险已经引起监管高度重视。10月12日,证监会修订有关规则,允许上市公司募集配套资金可部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偿还债务。14日,银保监会保险资金运营部主任任春生表示,鼓励保险机构以更加灵活的方式更积极地参与解决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流动性风险。

地方国资接盘的上市公司,大多存在不同程度的股权质押风险。以已由深圳国资控股的怡亚通为例,截至7月11日,其控股股东共计质押了该公司5.66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73.82%,其中部分股份质押的时间在2016年。

情况类似的科陆电子,股权质押比例更高。截至8月24日,其控股股东饶陆华已质押4.53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99.45%。当时,饶陆华已将部分股份转让给深圳国资委旗下的远致投资。此外,10月15日涨停的深圳本地股中,赫美集团第一大股东质押比例已接近100%,同兴达实际控制人也已质押55.28%。

部分国资入股的上市公司,此前已触及平仓线。豫金刚石6月20日公告显示,其控股股东河南华晶、实际控制人郭留希质押的股份,共有2.86亿股触及平仓线,占两者合计所持股份的66.37%。此前,其持股5%以上的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的3.21亿股全部触及平仓线。

注册地在深圳,目前尚未获得国资入股的北讯集团、全新好,股权质押已经触发平仓风险。北讯集团9月18日公告称,天津信利隆所质押的股份共9597万股已触及平仓线,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6.65%,占公司总股本的8.83%。自6月19日以来,该公司股东质押的股份中,已有接近4.3亿股触发了平仓线。

10月11日,全新好披露其持股5%以上的股东朴和恒丰及其一致行动人王昕朱勇则遭到平仓导致被动减持,二人分别减持了145.31万股和60万股,分别占公司股份总数的0.42%和0.17%。

而国资入股后,一些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危机已经暂时解除。从2017年11月以来,科陆电子股价已从10元以上跌至最低的4.96元,跌幅超过一半。赫美集团扣除送转因素后,年初至今累计跌幅也超过60%,同兴达累计跌幅也在50%左右。尽管质押比例居高不下,国资入股后股价仍一路走低,但科陆电子等公司质押股权并未出现平仓危机。

“据我了解的情况,深圳‘风险共济’的债权支持,其中一部分是借给股东,来缓解股权质押风险,等于进行置换。”

上述知情人士称,相较于券商、银行等金融机构,“风险共济”资金的质押成数要高一些,上市公司股东能拿到更多的资金,将原有质押置换出来,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化解风险。

披露信息显示,自从深投控入股之后,怡亚通原第一大股东就在逐步解除质押。最新数据显示,10月9日,其原第一大股东将1.05亿股解除质押。加上之前数次解押,目前其质押的股份总数为2.93亿股,占比已降至60.34%。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


戳原文,更有料!
声明: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相关企业信息
法人代表:刘雷
注册资本:5100万人民币
成立时间:7446-13-10
公司类型:其他股份有限公司(上市)
经营状态:在业
注册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人大北路33号1号楼大行基业大厦9层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10000633025574Y
我们    说明    版权    反馈